莫耶斯专访:虽失望却不曾失意

早在被皇家社会队解雇之前,就有莫耶斯与圣塞瓦斯蒂安文化格格不入的流言传出,这也是他在这座美丽的巴斯克城市只待了一年的原因之一。 他的语言不通被指为下课原因之一,他甚至一直都没搬出过初来乍到时所租住的酒店。 他还被指缺乏承诺,他的助教比利-麦金莱也同样被指责。而面对这些指控,52岁的莫耶斯说:“我一直

莫耶斯专访:虽失望却不曾失意

早在被皇家社会队解雇之前,就有莫耶斯与圣塞瓦斯蒂安文化格格不入的流言传出,这也是他在这座美丽的巴斯克城市只待了一年的原因之一。

他的语言不通被指为下课原因之一,他甚至一直都没搬出过初来乍到时所租住的酒店。

他还被指缺乏承诺,他的助教比利-麦金莱也同样被指责。而面对这些指控,52岁的莫耶斯说:“我一直等着来回应这些。”说这话时,他那双锐利的蓝色眼眸微微眯了起来。

“我们在那待了12个月,每周我们都上两次由俱乐部组织的西班牙语课,我真的很享受我的西班牙语,虽然不流利,但我执教得也并不全是说西班牙语的球员。我觉得如果再给我多点时间,我的西班牙语会流利起来的,我还会继续学习西班牙语。”

“至于比利,他去了大学学习西班牙语,他的西班牙语比我好多了。但作为教练,人们对我的要求会更高。”

“我觉得我俩都融入了这的生活。只有在欧冠比赛的时候我们才会在酒店里吃饭,因为他们会搬出电视来让我们看比赛。”

“比利跟我每天晚上都会漫步在街上,在不同的地方吃饭,吃当地小吃——pinchos。因为在西班牙,他们吃晚餐的时间较晚。所以我们一般都会在外面逛到7点,然后走个3、4公里回去吃饭,聊聊当天生活。

人们总是很高兴在路上碰到我们,事实上,我对那的地形非常了解,甚至能当个导游了。我绝对能当个美食导游,我们去了那的每家餐馆。”

一直呆在酒店不曾搬出去难免让人觉得莫耶斯心不在此,对此,莫耶斯像讲玩笑般地说:“那是个很棒的酒店。”

“听着,俱乐部的确带我看了好几座房子,但都不合适。不过最终我真的找到了一座很棒的房子,就在海对面,我本打算圣诞节前搬进去,人们还在整理那座房子,它的厨房需要改造一下。”

“在我被炒前两周,我还为当地的教练们做了个演讲,还参加了球迷的葬礼。我认为我跟西甲其他教练一样去看了尽可能多的比赛,因为我们对知识和信息如饥似渴。”

“我们也尽可能地去看了B队的比赛。人们都说我去看B队比赛的次数比以前的教练都多。他们说我与球队文化格格不入时我有些委屈。”

在输掉后来被证明是执教皇家社会队的最后一场比赛、0-2输给西甲新军拉斯帕尔玛后,莫耶斯从皇家社会主席阿佩里贝那得到了安慰。他曾以为至少主席知道他的努力,他曾以为他与主席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,因为当初正是阿佩里贝极力招募来莫耶斯,而莫耶斯也为了回报他拒绝了重返英超的邀约。

这正是在输掉拉斯帕尔玛的比赛后,莫耶斯显得并不焦虑,还飞回家参加了女儿21岁生日派对的原因。

然而,让他失落的是,他人尚还未回到西班牙,他被解雇的消息就已经泄露了。“哪怕是坏消息你也应当通过正当渠道发出来。”莫耶斯说,“我不觉得他们最后这样做了。”

他在周一晚上会见了阿佩里贝。“我们周日的返程被取消了,所以比利跟我周一回到了西班牙。那时候我已经从其他人知道事情不妙了。这很让人失望,这场景似曾相识。”

“我很失望,因为主席当初卖力招募我,我事实上之前曾拒绝了他三次。那时候的我走在路上心里总是想着,‘接受吗?拒绝吗?’但他却坚持不懈。”

“我后来也拒绝了回归英超的邀约,为尊敬他们现任主帅起见,我不会说出是哪些俱乐部对我发出了邀请(他的名字曾与西汉姆、桑德兰、水晶宫、纽卡斯尔和阿斯顿维拉联系到一起),但当时我与皇家社会队合同是18个月的,出于对主席的忠诚,我希望至少能在这踢完这赛季再说。”

“我在周一晚上见到了他,那时候我房间的东西几乎已经都被打包好了。他说他很抱歉,我觉得当地媒体向他施加的压力让他难以承受。这很让人失望。”

“我们曾关系紧密,对我来说,与他的关系就像我在埃弗顿时与比尔-肯莱特(现任埃弗顿主席)一样。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失落的原因。”

接受采访的这个莫耶斯,与15个月前那个自离开曼联后首次接受采访的莫耶斯并不一样。

当然,接受采访的地点不同,这次是在伦敦,而不是在柴郡的静谧意大利酒店,莫耶斯整个人也不一样了。

他更达观了,更积极了。他认为自己在曼联和西班牙的经历让他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主帅,他也着眼于尽快重掌教鞭。

他离开的时候,皇家社会队排名西甲第16,11场比赛仅得9分。“但如果你把我们上赛季的积分跟这赛季加起来,我们大概应是同期第11。”莫耶斯说。

“如果你只算我从11月接手、到上赛季结束之间的积分,那我估计我们应该是同期第五或者第六。”

“为什么教练们会丢掉自己的工作?因为结果,但我们的场上表现本应得到更好的结果。我觉得,我们唯一一场表现不好是对阵拉斯帕尔玛的比赛。”

“我也觉得我们会好起来的,我一点都不恐慌。在埃弗顿的时候我也有过类似的赛季,我们开局慢热,最终强势。”

“皇家社会队自约翰-托沙克后,15年来已经换了15个主帅。”

莫耶斯表示,皇家社会队的理念,让不管是谁接手它都很艰难。

“你必须得从球队22、3人大名单中挑出13、4人来。皇社的足球理念利于他们的年轻球员发展,但如果想要取得他们想要的成功,靠着他们现在这个架构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。”

“它限制了你签人的数量,夏天我们只签了两名球员,还有两个是通过租借得到的。”

不过莫耶斯也表示,他并没有什么遗憾:“我很失望我丢了我的工作,因为我的合同是18个月的。他们曾给我提供了一份5年合同,但是我自己选择签下了18个月合同。”

“出国工作是我的追求。可能德国是我最想去的地方,但能来到西甲,与称霸欧冠的球队们以及最出色的国家队一同征战也很吸引人。”

“皇家社会队也给了我重返帅位、重新踏上球场与球员们一同工作的机会,我也很享受这段旅程。”

“球员们都很棒,我跟他们关系很好,事实上,我走了之后他们中有些人还给我打了电话。”

他也否认被曼联和皇社的这两次解雇,会影响他在埃弗顿11年来积累的名誉这一观点。事实上,他希望未来的雇主能从中看到积极之处。

“我接受了风险,在曼联之后我本可选择英超其他球队,但我选择了不这样做。就像我之前说的,在海外工作是我的追求,去看看其他国家都发生了什么、去观察他们的足球风格。”

“我就是这样做的,尽管我希望自己本应该再待久一点。”

“我希望我在西甲的工作经验事实上能够帮助提升我的名誉,因为现在我也了解了西班牙球员、学了西班牙语、更多的了解了西班牙式足球。”

“你可以说在弗格森爵士之后我接手曼联也是接受了一次冒险。但客观地说,我难道不是一个总是挑战自己,总是努力发展的人吗?”

“我觉得我一直做着聪明的选择。在经历过不同的工作之后,我觉得我可能变得更聪明、更冷静也更出色了。我的执教巅峰依然未到来。”

“我不觉得我需要一个假期,有些很不错的英超球队已经联系过我了,还有一些海外执教的机会,我只是需要一个真的能让我兴奋起来的挑战——不管是在这还是在其他国家。”

(编辑:王一凡)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08-18 10:54:01